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紅豆》2020年第9期|李少君:李少君詩選
來源:《紅豆》2020年第9期 | 李少君  2020年10月29日06:42

傍 晚

 

傍晚,吃飯了

我出去喊仍在林子裏散步的老父親

 

夜色正一點一點地滲透

黑暗如墨汁在宣紙上蔓延

我每喊一聲,夜色就被推開推遠一點點

喊聲一停,夜色又聚集圍攏了過來

 

我喊父親的聲音

在林子裏久久迴響

又在風中如波紋般盪漾開來

 

父親的答應聲

使夜色似乎明亮了一下

 

我是有大海的人

 

從高山上下來的人

會覺得平地太平淡沒有起伏

 

從草原上走來的人

會覺得城市太擁擠太過狹窄

 

從森林裏出來的人

會覺得每條街道都缺乏內涵和深度

 

從大海上過來的人

會覺得每個地方都過於壓抑和單調

 

我是有大海的人

我所經歷過的一切你們永遠不知道

 

我是有大海的人

我對很多事情的看法和你們不一樣

 

海鷗踏浪,海鷗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沿着晨曦的路線,追逐蔚藍的方向

 

巨鯨巡遊,胸懷和視野若垂天之雲

以雲淡風輕的定力,贏得風平浪靜

 

我是有大海的人

我的激情,是一陣自由的海上雄風

浩浩蕩蕩掠過這一個世界……

 

我是有故鄉的人

 

我是有故鄉的人

我的故鄉在東台山下漣水之濱

我每回一次故鄉

就獲得一種新的打量世界的視角

 

這種視角就是父親的視角

我父親今年八十六

但他的思維仍停留在五十年以前

他恪守早睡早起、早上練拳晚上散步的習慣

以及菜市場、公園和家裏三點一線的生活方式

每次,我從外地趕回來,看見他總有些激動

他卻毫不驚奇,彷彿我從未離開過家裏

他懷舊,對往事如數家珍,對當下卻相當隔閡

我父親的固執讓我相信

這個世界其實沒多大變化

雖然有些人動輒誇張地形容為天翻地覆

 

這種視角就是我少年的視角

每次回到故鄉,我彷彿置身於三十年前

我還會為不平之事拍案而起

還會相信未來相信堅持下去會別有天地

我有時踱步到火車站,看到一條條鐵軌

還會喚起那時對遠方的種種幻想和嚮往

我沿着當年每天跑步的那條河邊小道奔走

又重拾起當初充滿激情和理想的執拗

我在每一個地方都會觸景生情、睹物思人

從中吸取到一種簡單質樸的純粹力量

然後堅定精神,回頭應對這慌張混亂的時代

 

這種視角就是東台山的視角

任天下風雲變化,東台山屹立不動

在雷鳴電閃狂風暴雨之中

寶塔在天空下更顯清晰的堅挺的形象

 

這種視角就是漣水河的視角

船來船往藻草繁盛的時節

漣水河裏浪花飛濺魚兒跳躍

河流的本質就是流淌,永遠奔湧着激流

 

我是有故鄉的人

每次只要想到這一點

我心底就有一種恆定感和踏實感

那是我生命的源頭和力量的源泉

 

我是有背景的人

 

我們是從雲霧深處走出來的人

三三兩兩、影影綽綽

沿着溪水擊打卵石一路嘩嘩奔流的方向

我們走下青山,走入煙火紅塵

 

我們從此成為了雲霧派遣的特使

雲霧成為了我們的背景

在都市生活也永遠處於恍惚和迷茫之中

唯擁有虛幻的想象力和時隱時現的詩意

 

桃花潭

 

桃花潭是最立體的一個古董

以潭水攪拌古木、青苔和淺草融成

上面還描繪着山水、流雲和霧靄

連潭影和搖曳的翠竹也是古色古香的

小心翼翼地捧起來輕輕摩裟時

手心很容易感受到那一條條細膩的微妙筆觸

 

桃花潭是封存千年的一罈好酒

鱖魚和山筍燒製的佳餚,香氣騰騰

喝着這一罈李白未來得及喝完就已醉倒的美酒

我們在萬家酒樓上,擊掌而歡,一醉方休

咀嚼之後,詩興消化成為一種剩餘之美

在心底藴蓄髮酵,噴吐而出,化為驚天長嘯

 

桃花潭還是自然天成的一個音箱

清晨百鳥啾啾、牛羊哞哞、人聲漸起

黃昏,小溪從山間匯入青弋江的寂靜

被對面渡江而來的小船的漿聲劃破……

餘音未了,又一條魚潑剌一聲躍出水面

夤夜,終被紛紛墜落的桃花一一消音

 

憶島西之海

 

有些是大海灣,有些是小海溝

比起東部的海,它們要寂寞許多

大多躲在密密麻麻的木麻黃的背後

要穿過大片的野菠蘿羣才能發現它們

在被人遺忘的季節裏,浪花競相綻放

一朵又一朵獨自盛開,獨自燦爛

獨自洶湧,獨自高潮,再獨自消散

若有心人不畏險阻光顧,驚豔之餘

還會聽到它們為你精心演奏的大海的交響曲

和月光的小夜曲……

如果你願意一直聽到天亮

還會獲得免費贈送的第一道絢麗晨光

 

三亞

 

我最迷戀的,是那些失落的部分

來去匆匆,這個城市難以遺留下什麼

 

在每一處沙灘,我都記得

在每一個歡樂過的角落,我都記得

 

波浪來複去,那些漁網一樣打撈起的

碎片,很快會被沖刷乾淨

 

哦,一杯又一杯美酒,在椰林深處

哦,一場又一場歡宴,在天涯海角

 

總有人久久地守候海邊,不肯睡去

苦苦地等待永遠不會到來的方舟

 

只有月光兑現了當年的承諾

製造出一片椰風海韻的迷離夢幻

 

一個我淪陷其中,另一個我超然於外

深知這不過是一場美麗的心靈迷失事故

 

鼓浪嶼的琴聲

 

彷彿置於大海之中天地之間的一架鋼琴

清風海浪每天都彈奏你

流淌出世界上最動人的旋律

 

這演奏裏滿是一絲絲的情意

挑動着每一個路過的浪子的心絃

讓他們魂飛魄外,淚流滿面

 

確實,你是人間最美妙的一曲琴音

你的最奇異之處

就是喚起每一個偶爾路過的浪子

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一生中最美妙的經歷

 

然後,他們的心絃浪花一樣綻開

在這個他們意想不到的時刻和異鄉

 

海邊小鎮

 

這個寂寥的海邊小鎮

只有一朵雲在上空徘徊

 

街頭空空蕩蕩,居民蹤影全無

只有一條狗在探頭探腦

只有一羣鳥兒貌似不速之客

自己在門前覓食

只有灰白斑駁的老鐘樓

破舊得儼然自古就已如此

只有路邊的鳳凰花開得還算熱烈

每天都是新鮮綻放

 

我在一家小旅館聽了一夜風雨

第二天起來,地面潔淨,天空晴朗

風雨彷彿從未來過

 

西湖,你好

 

風送荷香,構成一個安逸的院落

紫薇、玉蘭、香樟、銀杏、梧桐

還有鶯語藏在柳浪聲中

正適合,散步一樣的韻味和韻腳

 

正當沉浸於蘇堤暮晚的寂靜之時

我和對面飛來的野禽相見一驚

相互打了一個照面,它就閃了

松鼠聞聲亦迅速竄進了松林萱草裏

 

還有十幾只禽鳥出沒於不遠的草地

它們已將西湖當成了家園

分成好幾個團伙各自覓食活動

我一過去,它們就四散而逃

只剩下一隻長尾山雀大搖大擺地漫步

池塘邊的鷺鷥和我皆好不惘然

 

所以,近來我有着一個迫切的願望

希望儘快認識這裏所有的花草鳥獸

可以一一喊出它們的名字

然後,每次見到就對它們説:你好

 

敬亭山記

 

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抵不上

一陣春風,它催發花香

催促鳥啼,它使萬物開懷

讓愛情發光

 

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抵不上

一隻飛鳥,晴空一飛沖天

黃昏必返樹巢

我們這些回不去的浪子,魂歸何處

 

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抵不上

敬亭山上的一個亭子

它是中心,萬千風景匯聚到一點

人們雲一樣從四面八方趕來朝拜

 

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抵不上

李白斗酒寫成的詩篇

它使我們在此相聚暢飲長嘯

忘卻了古今之異,消泯于山水之間

 

西山如隱

 

寒冬如期而至,風霜沾染衣裳

清冷的疏影勾勒山之肅靜輪廓

萬物無所事事,也無所期盼

 

我亦如此,每日裏宅在家中

飲茶讀詩,也沒別的消遣

看三兩小雀在窗外枯枝上跳躍

但我啊,從來就安於現狀

也從不擔心被世間忽略存在感

 

偶爾,我也暗藏一丁點小祕密

比如,若可選擇,我願意成為西山

這個北京冬天裏最清靜無為的隱修士

端坐一方,靜候每一位前來探訪的友人

讓他們感到冒着風寒專程趕來是值得的

 

在成都

 

在成都,我無意於麻辣火鍋

也無意於兔頭肥腸

在成都,我不關心寬窄巷子

也不關心九眼橋

在成都,我不熱衷環球中心

也不熱衷國際會展

 

在成都,我沉迷於浣花溪的荷花

也沉迷於草堂的綠蔭

在成都,我欣賞錦江邊的垂柳

也欣賞望江樓的修竹

在成都,我喜歡濃烈的川酒

也喜歡淡雅的竹葉青

 

在成都,我更為歷代傳誦的錦繡詩詞傾倒

我相信這些詩詞呈現的才是真正的錦官城

必得雕詞琢句,方可織造出

如此之蜀繡般華麗

 

在昭通

 

這些雲霧繚繞的小城

其神祕,不在於一絲絲縹緲的雲霧

而在於烏蒙山間的茶馬古道

石階上反覆踩踏烙下的馬蹄印

荒草裏深埋的歲月的祕密和史籍的線索

 

這些雲霧遮掩的小城

其神祕,不在於一縷縷糾纏的雲霧

而在於街邊蹲着的沉默的發呆者

路旁挨擠着的密密麻麻的雜貨鋪和客棧

每一個裏面都暗藏多少心事、往事和故事

 

這些雲霧籠罩的小城

其神祕,不在於一團團混沌的雲霧

而在於大街上公園裏到處充斥的激情男女

那些內心壓抑不住突然迸發的火爆熱烈

就像經常猛地探頭出來的太陽,讓你驚豔

 

珞珈山的櫻花

 

櫻花是春天的一縷縷魂魄嗎?

冬眠雪藏,春光略露些許

櫻花則一瓣一瓣地應和開放

豔美而迷幻,音樂響起

萬物在珞珈山上依次驚醒復活

 

珞珈山供着櫻花如供養一位公主

此綠色宮殿裏,唯伊最為美麗

嬌寵而任性,霸佔全部燦爛與光彩

迷茫往事如夢消逝,唯櫻花之美

閃電一樣照亮在初春的明麗的天幕

 

珞珈山上,每一次櫻花的盛開

皆彷彿一個隆重的春之加冕禮

櫻花絢麗而又脆弱,彷彿青春

年復一年地膜拜櫻花即膜拜青春

春風主導的儀式裏,傷害亦易遺忘

 

偶遇風或雨,櫻花轉瞬香消玉殞

然一片一片落櫻,仍飛舞遊蕩如魂

仍縈繞於每一條小徑每一記憶角落

珞珈山間曾經或深或淺的迷戀者

因此魂不守舍,因此不時幽暗招魂

 

長安秋風歌

 

楊柳青青,吐出自然的一絲絲氣息

剎那間季節再度輪迴,又化為蘆葦瑟瑟

 

陶罐,是黃土地自身長出的碩大器官

青銅刀劍,硬扎入秦磚漢瓦般厚重的深處

 

古老塊壘孕育的產物,總要來得遲緩一些

火焰蔓延白鹿原,燒荒耗盡了秋季全部的枯草

 

我曾如風雪灞橋上的一頭驢子踟躕不前

秋風下的渭水哦,也和我一樣地往復迴旋

 

一抬頭,血往上湧,一吼就是秦腔

一低頭,心一軟,就婉轉成了一曲信天游

 

荒漠上的奇蹟

 

對於荒漠來説

草是奇蹟,雨也是奇蹟

神很容易就在小事物之中顯靈

 

荒漠上的奇蹟總是比別處多

比如鳴沙山下永不幹涸的月牙泉

比如三危山上無水也搖曳生姿的變色花

 

荒漠上還有一些別的奇蹟

比如葡萄特別甜,西瓜格外大

牛羊總是肥壯,歌聲永遠悠揚

 

荒漠上還有一些奇蹟

是你,一個偶爾路過的人創造的……

 

和父親的遺忘症作鬥爭

 

回憶,是父親生命延續下去的通道

遺忘,則是愈來愈可怕的一個塌陷黑洞

 

所以,我要乘高鐵不斷地回家

一次又一次地提振父親的記憶功能

和他加速的遺忘症作鬥爭

 

在父親的記憶深處,排在第一的是親人

因此,他會一遍又一遍地詢問兒子們的情況

現在哪裏,工作如何,身體可好

然後是孫子、孫女和媳婦們

 

同樣重要的,還有榮譽

每次,他都會搬出他的各種獲獎證書

在我面前一一歷數人生的輝煌時刻

告訴我每一個證書後面的故事

 

父親每隔十來分鐘,就會把同樣的話題重複一遍

我每回答一次,就會更有信心

父親的記憶之河還未乾涸,還在綿延不絕……

 

媽媽打手機

 

接到媽媽手機時,我正在開車

有些心急火燎,有些手忙腳亂

快七十的媽媽第一次用手機

説給遠在天涯海角的兒子打一個試試

我急忙問:媽媽,沒什麼事吧

媽媽説:沒事,就試試手機

我説好的,就這樣啊。小車正在拐彎

我剛想放下手機,媽媽又説:

沒事,沒事,你要注意身體,不要太胖

我支吾説好的好的,沒事了吧?

小車匯入滾滾車流,我有些應接不暇

媽媽又説:沒什麼事,我們都挺好的

你爸爸也很好,你不用老回來

其實我回去得並不多,但車流在加速

我趕緊説:知道了,你也注意身體

媽媽説:我身體還不錯,你爸爸也很穩定

你要照顧好自己,不用為我們操心

我語氣加快:好,好,我會的

媽媽又遲遲疑疑説:沒什麼事了

再忙也要注意身體啊……

前面警察出現,我立馬掐掉手機

鼻子一酸,兩行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春天裏的閒意思

 

雲給山頂戴了一頂白帽子

小徑與藤蔓相互纏繞,牽掛些花花草草

溪水自山崖濺落,又急吼吼地奔淌入海

春風啊,盡做一些無賴的事情

吹得野花香四處飄溢,又讓牛羊

和自駕的男男女女們在山間迷失……

 

這都只是一些閒意思

青山兀自不動,只管打坐入定

 

故鄉感

 

我和各地的人們都有過交流

他們都有着固執但各異的故鄉感

 

衚衕那頭射來的一道晨光

映照熱氣騰騰的早點鋪

磨剪子戧菜刀的吆喝聲

……這一切是秋風喚起的故鄉感

 

也有人重點強調陽春三月杏花江南

悠長小巷裏打着印花雨傘

結着丁香一樣的哀愁的紅顏女子

 

但是,最打動我的是一個遊子的夢囈:

院子裏的草叢略有些荒蕪

才有故園感,而闊葉

綠了又黃,長了又落……

    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鄉人,1989年畢業於武漢大學新聞系。曾任《天涯》雜誌主編、海南省文聯副主席,現為《詩刊》主編,一級作家,被譽為“自然詩人”。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應該對春天有所表示》等。